幻月書院 > 嘉平關紀事 > 第2247章 另一個真相80
    第2247章 另一個真相8.0

    聽了蕭鳳歧的話,沈昊林、沈茶對望了一眼,提著的一顆心總算是放下了。

    雖然他們跟耶律兄弟目前是合作的關系,但以他們對遼人的了解,多少還是要防著一點,免得漸入佳境的時候,他們背后再捅一刀。

    不過,現在看來,這種情況是發生不了了,大家都是受害者,肯定會同仇敵愾的。

    只是他們完全沒有想到,蕭家居然會被青蓮教給滲透了,這跟西京城的那些人倒是也沒多大的區別,都是自己的利益為先,現在想想,江南那些賣私鹽、鐵器給遼金的人,跟和青蓮教做生意的蕭家人基本上都是一樣的。

    齊志峰一邊嚼著他的牛肉粒,一邊看看對面的沈昊林、沈茶,又看看身邊的蕭鳳歧,嘴角露出了一抹淺笑,他倒是很想看到這兩邊誰先沉不住氣,率先開口。

    雖然他是這個小隊的領隊,太爺是長輩,但畢竟是蕭家長輩和別家長輩的私事,他們作為外人,是完全不方便插手的,只有雙方當事人的小輩才能真正的解決,所以,他們只要靜靜的等著,完全不用擔心就是了,靜觀其變,相信他們也不會有什么太大的沖突。

    金苗苗跟齊志峰想的都是一樣的,而且做出來的反應都差不多,全部都是一邊吃一邊觀察著對面的反應,看到蕭鳳歧有一搭沒一搭的吃著桌上的菜,伸手拽了拽旁邊的沈茶。

    “看1她壓低聲音說道,“這家伙從一開始就心不在焉啊1

    “一晚上沒睡,心里存著事兒,又不能馬上說,可不是心里不舒服,要是能有胃口就怪了。”沈茶輕笑了一聲,說道,“算了,有什么事兒都要等著吃完飯再說,吃飯的時候聊這個,還是比較容易積食的,對吧?”

    “這個我還是知道的。”金苗苗又看了一眼蕭鳳歧,轉頭看著好像個小松鼠一樣的齊志峰,忍不住笑了,“就這么喜歡這個牛肉粒?”

    “嗯嗯1齊志峰點點頭,“我家的廚子,一做牛肉粒就是又硬又柴的,牛肉絲還塞牙,也不怎么入味兒。這個就不一樣了,又軟又嫩,還非常的入味,最重要的不會塞牙1他又夾了一塊,“我最怕塞牙了1

    “這還不好辦?”金苗苗笑了笑,“回頭我把做法給你寫下來,你交給你們家的廚子,照著做就肯定沒錯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嗎?”看到金苗苗點點頭,齊志峰一拍桌子,“太好了,得讓我們家廚子用點心,那么好的食材,可不能給做毀了。”

    “慢慢來嘛,誰也不是一下子就能做的好吃的,對不對?”金苗苗看了一眼把魚刺都擇出來、把干凈魚肉放在沈茶盤子里的沈昊林,又看看對面三位桌上絲毫未動的魚,輕輕一挑眉,“不喜歡吃魚?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不喜歡,就是不喜歡擇刺,每次都會被卡。”齊志峰看了看那條魚,往旁邊推了推,“雖然看著很好吃,但還是不冒險了。”

    “沒關系,我們有人可以給你們擇刺。”金苗苗朝著梅林招招手,“端下去,讓他 ,讓他們把魚刺去了,如果涼了,可以再熱熱。”

    梅林點點頭,把三盤魚都重新放在食盒里,送回膳房,讓他們重新加工一下。

    “謝謝苗苗姐姐。”

    “之前我就想說了,小齊弟弟是不是對誰都這么嘴甜?”金苗苗嘖嘖了兩聲,指了指沈酒和夏久,“你要好好跟這兩個小子交流一下,他們就沒你這么甜。”

    “當然不是了,我只對我喜歡的人這么甜。”齊志峰看了看沈酒和夏久,朝著他倆笑了笑,“兩位哥哥我也很喜歡的。”      “誒,這可是錯了。”夏久看看自己桌上沒動的牛肉粒,笑了笑,站起身來走過去,把那碟牛肉粒放在了齊志峰的桌上,“叫我哥哥是沒錯,但小酒比你還小一歲,應該是弟弟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”齊志峰朝著夏久笑了笑,“那真是太好了,終于有人比我小了,我可以做哥哥。”他看向沈酒,“弟弟,以后哥哥罩著你,有什么事情辦不了,盡管來找哥哥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1沈酒看了看齊志峰,一口就答應下來了。

    說起來,打過交道的這些遼人里面,他最喜歡的人就是齊志峰,因為年紀差不多,也能說到一起去,最重要的是,他們之間沒有什么明確的利益牽扯,至少現在沒有。

    三太爺看了看這一屋子的孩子都相處的其樂融融的,滿意的點點頭,他現在也沒有什么別的所求,就是希望這些孩子可以順順利利,至少在他還活著的時候,可以相處融洽。

    “有個問題,還是想要問世伯。”

    “問吧1三太爺點點頭,吃了一塊炒烤肉,朝著他們揚揚下巴,“想問什么?”

    沈昊林看了看玩在一起、已經把桌子都并在一塊的弟弟們,朝著沈茶和薛瑞天使了個眼色。

    “想問問耶律大王現在的情況如何了?真的.沒有辦法了?”

    “盡可能的維持現狀,更好的辦法也沒有了。”三太爺輕輕搖搖頭,“至于還能維持多久,那就要看他的命了。不過,他的命一向都很硬,完全不用擔心。只是.”

    “只是?”沈茶想了想,“宜青府支持他們兄弟的不多?”

    “不算少,幾乎一大半吧,但是最關鍵的那幾個,到現在還是表示中立。”三太爺看了看跟沈酒、夏久他們玩成一團的齊志峰,“也就是他家和蕭家算是明火執仗的支持他們兄弟,其他的都還在觀望。如果他們的表現真的超乎想象,那這個位子算是坐穩了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,處境不算特別的艱難,但也不算是特別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他們的處境要看你們了,還是希望你們能成功。”

    “好1沈茶點點頭,“他們兩個.還好?”

    “狀態還不錯。”三太爺輕笑了一聲,“不用擔心他們,放心大膽的放手去做,只要是做了就沒有錯。”

    幾個人沒吭聲,只是默默地點了點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