幻月書院 > 女神的貼身侍衛 > 第4928章照樣鎮壓

添加到主屏幕

請點擊,然后點擊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    隕滅之劍和未來之劍閃電斬殺在了一起……

    這是驚天動地的兩道劍光,原本應該是激起漫天元氣碎片,讓整個宇宙虛空都為之破裂的。

    可詭異的一幕在這時候發生了,那就是,未來之劍斬殺在隕滅之劍上,就像是斬中了空氣。未來與現在交錯,虛妄與現實擦身而過。

    隕滅之劍穿過了未來之劍的劍身,然后射殺向八禪洞府中的蕭輕羽。

    蕭輕羽微微錯愕,因為這并不在他的計劃之中。不過他也不打算多想了,也容不得他做任何改變。必須是一劍殺敵……

    未來之劍閃電射殺向陳揚的眉心。

    陳揚這時候也來不及躲避,只能是快速凝聚出信仰神力乃至劍氣風暴護住周身。

    但這樣的力量,又怎么可能擋得住這恐怖的未來之劍呢?

    便是陳揚全力以赴斬出琉璃之劍抵擋,也已經擋不住未來之劍了。

    何況是這簡單的護體劍氣……

    眼看著陳揚就要死在未來之劍上,已經沒有任何逆轉的可能性了……

    然而,陳揚真的會死嗎?

    答案當然是……不!

    在那千鈞一發之際,隕滅之劍也斬進了八禪洞府里。

    蕭輕羽不敢小覷陳揚的隕滅之劍,他的未來之劍已經全部蓄力完成,不需要額外多輸送元氣,于是此刻就全力應對隕滅之劍。

    未來佛猛地施展出來,在八禪洞府中,未來佛的身影顯現!

    未來佛和蕭輕羽一起運轉神力,雙手都如穿花蝴蝶一樣快速結出各種智慧法印,手印!

    這些手印代表了現在,過去,未來。

    無盡的未來神力鎮壓向隕滅之劍。未來之中,千變萬化,讓隕滅之劍無法將蕭輕羽的大道斬斷!

    然而,就在所有的未來之力鎮壓向隕滅之劍時,隕滅之劍忽然穿過了未來之力,穿破了現在,過去……

    穿破了時間的洪流,穿破了所有現實的束縛!

    哧!

    最后,隕滅之劍突然消失,接著,蕭輕羽就聽到了女兒蕭雪兒一聲慘哼。

    “父親……救我!”蕭輕羽立刻感知到女兒的眉心上多了一道血洞。

    隕滅之劍居然已經斬進了女兒的腦顱里。

    “雪兒……”這一刻,蕭輕羽目眥欲裂。

    噩夢再次沖上心頭,這一幕是如此的熟悉與恐怖!

    當初妻子雪塵紗就是這么死的。

    蕭雪兒的腦顱被隕滅之劍徹底破開,隨后,整個身體爆裂開來,化作無數的能量碎片。

    也是在這時,那道殺向陳揚的未來之劍失去了蕭雪兒這個核心大道奧義,其未來奧義以及大道劍意全部破碎開來。

    未來之劍殺進陳揚的護身劍氣中,不需要護身劍氣如何運力,便已經被絞殺成了粉碎。

    “雪兒……”蕭輕羽心神劇震,悲痛欲絕。

    未來佛立刻自動消散,八禪洞府也劇烈的搖晃起來。

    蕭輕羽似乎已經站立不穩了。陳揚眼神冷漠:“蕭輕羽,你當真以為你學了點微末本事,就可以與我爭鋒了?你聽從至尊之命與我作對,就注定了你今日的凄慘下場。當日我放過你,沒想到卻

    讓你變本加厲。現在,你不會再有機會了,一切,便都結束吧!”

    說罷之后,陳揚手中再次凝聚出一道琉璃之劍,接著身形躍起,猛地一劍劈殺向蕭輕羽!

    蕭輕羽不避不閃,眼神空洞至極。

    陳揚的琉璃之劍劈殺而下,一劍將那八禪洞府斬斷,接著將蕭輕羽也一劍劈開……

    蕭輕羽體內的大道,現實,過去,未來全部被劍光劈開。

    大道開始崩潰,所有的能量,包括八禪洞府的能量等等全部失控,徹底爆發出來……

    轟隆隆……

    無盡的爆炸!

    金色的能量碎片被炸到天上,又落下,像是一場場絢爛的煙火。

    煙火碎片不止是朝下落,也朝上飛,朝四面八方飛去,因為虛空之中,并不存在地心引力。

    待爆炸過后,現場之中,全是金色的粉塵……這些粉塵向四面八方飄散而去……

    陳揚本來還想將這些能量碎片聚攏,煉化。卻沒想到這些能量碎片被炸得如此徹底,已經沒有辦法聚攏了。在最初爆炸的時候,由于蕭輕羽的能量實在太過恐怖強悍。陳揚與蕭輕羽的這一戰也耗費了太多元氣,所以根本不敢去強行攝拿,聚攏那些碎片,而等碎片炸裂

    成這個樣子后,陳揚也很難去將那些粉末聚攏。

    炸成這個鬼樣子,元氣多半已經消散。

    等于沒什么利用價值了。

    陳揚的目光很快又到了卑羅和鳳凰羽還有玄僧的戰斗中。

  &

添加到主屏幕

請點擊,然后點擊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   這三人斗得還是難解難分……

    陳揚一邊吞吃生命果實恢復元氣,一邊冷眼旁觀。

    他并不著急插手。

    玄僧的防御之力是非常恐怖的,任憑卑羅和鳳凰羽如何進攻,卻都攻之不破。

    陳揚則是在想,玄僧到底有沒有出全力呢?

    可能玄僧也想自己和蕭輕羽戰斗之時落敗,最后他好坐收漁翁之利吧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死了,靈魂鎖鏈就困不住玄僧了。

    可也不好無端懷疑玄僧,因為鳳凰羽和卑羅本就是不好對付的。

    “嗨,我想這么多干什么。玄僧對我本就談不上什么絕對的忠誠,大家不過是利用關系而已!”陳揚馬上就想通了,于是也不再有任何糾結。

    忽然,他眼神一寒,運聚全力,朝著場中的卑羅斬出一道信仰神劍!

    信仰神劍迅速鎖定卑羅,卑羅感覺到了危機,立刻放棄攻擊玄僧。霍然轉身,凝聚出最強一招,天神一槍!

    一道紅纓槍迅速閃現,雷霆斬殺向信仰神劍!

    轟隆!

    劍光與紅纓槍撞殺在一起,隨后,劍光將紅纓槍的槍氣徹底破開,斬成灰燼。

    卑羅再抵擋不住,狂噴鮮血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鳳凰羽轉身就跑……

    玄僧也不追殺鳳凰羽,趁著卑羅元氣受損之時,猛地一掌劈殺向卑羅的后背。

    卑羅被前后夾擊,再也無計可施。

    千鈞一發之際,同時也是悲憤欲絕,爆吼一聲,將自身的元氣,元神,所有的本源力量全部爆發開來……

    他自爆元神之時,也是玄僧一掌劈中他的時候,更是陳揚的信仰神劍斬中他的時候!

    諸般神力,一起加諸到了他的身上!

    轟隆隆!

    又是無盡的爆炸,無數的能量碎片朝四面八方散去。

    那些能量碎片迅速炸裂成了粉末狀……

    當真是成為了宇宙中的點點塵埃。

    卑羅就此死去……

    而且其能量碎片也全部化作塵埃,再無利用價值。

    陳揚和玄僧互視一眼,隨后便開始追擊鳳凰羽。

    既然已經搞成了這個樣子,自然是要斬盡殺絕的。即便沒有斬盡殺絕,也要收為己用。

    兩人快速追向鳳凰羽!

    一左一右,一起夾擊!

    陳揚在追擊的過程中,又殺出一道信仰神劍。

    信仰神劍始終鎖定鳳凰羽,穿破虛空,一路殺將過去。鳳凰羽無奈之下,只能立定身形,射出星石神箭抵擋。

    他這一抵擋,立刻又被耽擱了一些時間。玄僧就離他更近了一些……

    在這樣的情況下,鳳凰羽是不可能逃脫的。

    于是后來,鳳凰羽干脆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陳揚和玄僧迅速趕至,來到了鳳凰羽的面前。

    鳳凰羽看向陳揚,忽然單膝下跪,道:“事已至此,我愿認輸。從此以后,聽候您的差遣!”

    陳揚也不多說,道:“行!”

    至此,鳳凰羽便也被陳揚以靈魂鎖鏈控制住了。

    接著,三人朝生命族趕去。回去的路上,鳳凰羽充當苦力,全程掌舵。

    鳳凰羽的星石神弓就是一件趕路的神器,眾人進入星石神弓里,星石神弓在虛空中射出一道星石神箭,星石神箭猶如一匹神馬,牽引著星石神弓閃電前行!

    在星石神弓內部,有豪華的園林與宮殿。

    在宮殿里,陳揚與玄僧盤膝而走。玄僧對陳揚感到由衷佩服,道:“在先生和蕭輕羽決戰時,貧僧感知到了蕭輕羽的修為已經恐怖異常,他的現實,過去,未來已經強悍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。貧僧

    當時存了私心,想著若是先生落敗身亡,一切便可結束。”

    陳揚微微意外,道:“大師存了私心并不奇怪,但大師現在卻將私心說了出來,倒是讓我感到意外。”

    玄僧頗為平靜,道:“先生之聰慧,豈是貧僧可以隱瞞的。與其先生揣測多疑,不如貧僧直接說出來為好!”

    陳揚道:“我的確懷疑過你,但后來又覺得無論你怎么做都是人之常情。”

    玄僧道:“阿彌陀佛!”陳揚接著嘆了口氣,道:“蕭輕羽確實是當世難得的人才,只可惜,不能為我所用。我這次回來截殺他是一件無比正確的事情。以他的悟性,假以時日下去,我還

    真就降不住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在的是,蕭輕羽已經死了!”玄僧說道。陳揚道:“這個宇宙之中,人才是層出不窮的。我相信,如蕭輕羽這樣的人物絕不是第一個,也不會是最后一個。說到底,還是我的能力不夠。換做當年的鴻蒙道主,無論是什么天才,都遠遠不是他的對手!”